[一週一修煉]喜歡一鼓作氣、挑戰極限,自律神經警告我:你是活膩了是吧!

在「芳喵讀者聚會」時,有位讀者提到「我好像什麼事都做不了,生命很沒意義的感覺」,我相信在「自律神經失調」的患者中,有這種感覺的人應該不在少數,在跟病友的交流中也常聽到。這感覺我非常瞭解,因為很多年都是在這種感覺中度過,我花了很久的時間,才看出問題在哪,要怎麼解決。

先來說說,在我「自律神經失調」嚴重惡化之前,我通常怎麼做事,是個什麼樣的人。

人是一種慣性的動物

在我買下房子之前,總共搬過十次家,每次都一定是搬家的當天,「一鼓作氣」把東西全部整理好、歸位,佈置好,開開心心地享受一下舒適的新家,然後才有辦法安心地去睡覺。然而,房子越搬越大,東西越來越多,搬家一次比一次辛苦,當天搞定的任務變得越來越艱鉅,但直到最後一次搬家,我仍然達成任務。

以前還在靠「網站設計」為生時,常常為了客戶要的奇怪功能或趕上線的期限「廢寢忘食」,電腦索性擺在床前,一做就是十幾、二十個小時,實在撐不下去就往後一倒,直接睡覺,有時,睡著的時候在夢裡都還在思考那個未解的問題,找到解法的時候,會突然醒來,眼睛一睜開,坐起來就在電腦前,火速把剛剛睡夢中想到的方法用上。電腦在床前真是太方便了!

其實我很喜歡「廢寢忘食」的感覺,能夠讓我沈浸在「心流」的狀態中,對時間流逝完全無感,高度專注在一樣事情上,感受是興奮的、過癮的。

每當我對某樣事情有興趣,埋首研究的時候,就會是這種狀態,比如當初自學網站設計時,迷上紫微斗數、星座時,愛上直排輪溜冰時,常常都會這樣,不想跟別人一樣慢慢學,慢慢玩,慢慢完成,而是「挑戰自我極限」,想要「一鼓作氣」地完成。

簡單講,就是我很沒耐性,「積沙成塔」完全不在我的字典裡。

自律神經警告:「你是活膩了是吧!」

然而,當身體崩壞後,我並沒有比較疼惜身體,還是習慣性「一鼓作氣」、「廢寢忘食」、「挑戰極限」。但是,開始踢到鐵板。

我是個有一點點潔癖的人,耐髒容忍度很低。我妹妹以前常說我家像樣品屋。每次打掃的時候都像一般人家的大掃除,東西要放得很整齊,電器、冰箱、桌子、櫃子都要很乾淨,地板要擦得一塵不染,是的,用「擦」的,要擦三遍,不是「拖地」,所有細節都要處理到。三房兩廳兩衛的房子,要一天搞定,我不喜歡分次做。

但生病之後(非臥病在床的那些日子),別的事做不成也就算了,每天24小時待的環境搞不定,就讓我怒火中燒了,對自己生氣。每次打掃,不是做到一半就掛了,要不然就是勉強做完,隔天會掛得非常嚴重,而且持續至少一星期。

做運動的時候也是,以前每天運動幾小時都是輕而易舉,還會有狠操完自己的快感,筋疲力竭的爽度。當過運動員或是熱愛某項運動的人,就會懂這種感覺。但是生病之後,要飆髒話了,一個小時的運動常常做不到,或是會讓我痛不欲生,然後又是一到兩星期左右的癱瘓。

這些情況,常常都會讓我感覺很廢,什麼事情都做不了,連最基本的都不行,對社會、世界沒貢獻就算了,喜歡的事做不了,連自己的生活都顧不好,還要終日忍受苦不堪言的病痛,「活著,不過就是有呼吸而已」,一點意義也沒有。

發現問題

很久之後,我才發現,好像不是這麼回事,似乎是我做事方式的問題,每次都是想要像我「還沒生病時」的樣子去做事,每次都想要像「正常人」那樣做事,慣性地用同樣的方式,然後就被「自律神經」狠狠打臉,彷彿在跟我說:「你是活膩了是吧!」顯然假裝自己沒病是行不通的。

這「又」是一個「視若無睹」的問題(在上一篇文:「接受自己的脆弱」中,我對自己的脆弱「視而不見」,所以是「又」。),我竟然「無視」身體的狀況,老是用「正常人」的標準去要求「正在生病的身體」。不,應該說,我以前的做事方式,甚至稱不上是「正常人」,都是「過度耗損健康」、「挑戰身體極限」的作法。

這時,我才認真面對、接受「我的身體已經不是健康的身體了」。也明白,即使是「健康的身體」,也不該用那樣的方式去傷害身體。看看最近火熱的「過勞死」新聞,還有前陣子常出現的「運動途中猝死」事件。如果想活得久、活得健康,最好不要常幹「挑戰極限」的事情,即使是自己愛做的事,也得在「過癮」和「健康」之間取捨,保持平衡。

解決方法

想通了問題點,認清事實,「積沙成塔」終於出現在我的字典裡了。如果我還想完成些事情,讓我的生命有點意義,那麼也並非完全做不到,衡量一下目前身體的情況,很糟的時候,可能只有半小時或一小時的時間能把事情做好,依事情內容強度而定,那麼,就把它拆解成很多的小任務,能多小就多小,一天一點點,總有完成的一天吧!

在打掃環境這件事上,我把它拆成數個區域,一天只做一個區域的一小部分,例如:書房擦灰、更衣間地板。大約半個月左右會完成全部的打掃。身體後來比較好轉,就改成一天一個區域。

運動方面,從很慢的散步30分鐘開始,一段時間後,延長至45分鐘,再一段時間後60分鐘,然後再改成正常走路速度。或是瑜珈,從四個初級動作開始,一段時間後改成六個初級動作,依此類推。

其他事務也都是拆解成最小的任務,依據當天身體狀況,做一個或兩個。這方法我沿用到現在,即使康復了也不敢再像從前那樣。偶爾還是有忘記的時候,例如在寫「自律神經失調,常用治療藥物說明一覽表」的時候,太專注了,沒注意到時間,也忘了吃飯,一晃眼就11個小時,是意外!我沒料到整理藥物分類、查藥理要花這麼久的時間。

所以,除非失算,不然我不會因為覺得還可以就做太多,因為,除非病情嚴重,事情一做就不舒服,不然「自律神經的懲罰」往往是在隔天,而不是做事的當下,很有可能當天過量了而不自知。

解決方法所帶來的好處

「拆解成最小任務」的方法有很多好處

  1. 不會造成身體過勞,不需要挑戰身體極限。這點很重要,因為每次傷害到自律神經的平衡,都會讓康復進度變得更慢,走三步退兩步。
  2. 每天都有一點點的進度,即使生病,還是可以完成事情的。
  3. 每天的一點點進度,就能做到「[一週一修煉]請允許自己休息」中所提,告訴自己可以休息了,免除罪惡感。
  4. 事情「毫無進展」會造成沮喪,看著一堆要做卻做不了的事情,會產生壓力和無力感。每天一點點進度就能改善。
  5. 每天一點點的任務,完成後會帶來些許成就感、滿足感,醫生說了,有助病情好轉。
  6. 即使身體康復了,也能常保健康,不再容易倒下。
  7. 看著完成的事情,不會再覺得自己的生命毫無意義。

結語

以上是我自己的經驗,如果你也有相同困擾,不妨練習練習,改變一下自己的方式和心態,負面情緒和壓力減少,人變得輕鬆、開心了,一定能康復得更快,活得更愉悅。

如果你第一次來到「芳喵隨筆」,請閱讀「本站使用說明」,可以根據你的需要看到更多文章。

若是想訂閱追蹤本站最新文章,歡迎加入「Facebook」、「Google+」、「Twitter」,或是透過Email訂閱更新

初衷只是紀錄與分享,默默地寫著,突然發現,寫作、分享、解惑,仍然是我最熱愛的事,曾經放棄了這些,竟由生病帶領我回到這條路上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