絕望中遇見拉菲爾

在上一篇「我得了恐慌症?!」中提到,吃藥非但沒有減輕症狀,還因為藥的副作用而變得更痛苦。長日漫漫,度日如年,這時頗能感受文詞中的意境啊!

本來指望睡著能暫時解脫痛苦,但沒想到,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,自律神經失調的其中一個症狀就是睡眠障礙。我也睡眠障礙了幾十年,但這段時期真讓我開了眼界,障礙到極致啊!(ps.當時還不知道「自律神經失調」這東西,後來才知道是這麼回事)

難入睡不說,入睡前,也是一天中最累、體力用盡的時候,(即使我根本下不了床,光是忍耐痛苦就能耗盡所有的體力)症狀也會同步加重,真要形容的話,像是全身的神經都如同魷魚被加熱一般,同時縮起來了,那種緊繃感令人難以忍受。(這只是一堆症狀的其中之一)

即使好不容易睡著也睡得很淺,幾乎都處於半夢半醒之間,有一點點聲音就醒了,有時候我會抓狂的對我老公大叫「我要睡覺」!他也很無奈,那點聲響根本算不上是噪音呀!

醒來的時候更恐怖,活像是要被火車撞到似的,眼睛才睜開就突如其來地一陣莫名恐慌、噁心、暈、窒息感、心臟亂跳一通、全身緊繃酸痛….,總之,身上好像沒有一個細胞是運作正常的。

這輩子能讓我害怕的事情很少,從17歲離家獨立開始,我就一直認為,只要別讓我跟父母攪和到一起,這世界再也沒有能讓我害怕的事,爛命一條,事情最糟不過就是死一死,沒什麼大不了,敢衝敢闖,事情到面前,處理得好、處理得不好,都是處理,都會過去。害怕、慌張之類的情緒,對我來說,很陌生。

所以這種沒來由的恐慌感,我還真拿它沒辦法,它,不是一個可以處理的事情,完全不受控制。到底在慌什麼?不管我問自己幾百次也不會有答案。

躺在床上,拿著平板電腦繼續尋找著指路明燈。三年多前看到的那些資訊,現在大多已經找不到了。印象中,當時因為恩主公的醫生說是恐慌症,所以我就以「恐慌症」當做關鍵字去搜尋,看到很多病患分享,辛苦奔波各大醫院,結果都對藥物適應不良,沒治好,到後來都已經絕望了,甚至有人因此得了憂鬱症。

我想並不是所有病患都沒治好,會出來分享的人,應該就是像我這種對藥物反應不良的,寄望著在網路上喊一喊,或許有人會告知不同的療法。也就是,我最好不要浪費時間、體力、金錢再跑一遍他們已經走過的冤枉路。

反覆重組幾個關鍵字,不停地在網路上尋找,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於讓我找到一個專門研究自律神經的醫生,他的治療以物理治療為主,病患分享也很正面。是的,到這時,我才知道「自律神經失調」這個東西。在這醫生的網站中提到,恐慌症是自律神經失調的其中一種,但事實上很難定義,因為自律神經失調的症狀,每個人都不太一樣的,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覺得我的症狀不完全符合恐慌症的描述。

「不用吃藥」!!這對我來說,簡直是菩薩來著。但我根本下不了床,又要如何出門去那麼遠的地方看醫生呢?猶豫了幾天,還是決定拼了,死馬當活馬醫,無論如何也要試它一試,只要有那麼一點點可能,我都要去試,再不解脫,我會發瘋,已經一刻都不想忍耐了。

打預約電話,預約爆滿!!結果預約到2012的1月13日,也就是說,還要繼續忍耐個幾天,但至少心裡能懷抱個希望。

備註:有一本書叫做「絕望中遇到梅爾達」,好書一本,推薦大家看,借這個書名,這篇文取名「絕望中遇見拉菲爾」,是因為這位醫生開的診所叫做「拉菲爾人本診所」。

下一篇:原來我是「先天性自律神經失調」,不是單純的恐慌症

  • 如果你想獲得更多資訊,請前往「全站導覽」查看各專題的文章目錄,說不定你的問題已經有文章可以解答。
  • 若是想訂閱追蹤本站最新文章,請不要加我個人的臉書,那邊沒有相關資訊,歡迎加入「Facebook粉絲團」(請設定通知和搶先看)、「Google+」、「Twitter」,或是「Email訂閱更新」

初衷只是紀錄與分享,默默地寫著,突然發現,寫作、分享、解惑,仍然是我最熱愛的事,曾經放棄了這些,竟由生病帶領我回到這條路上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