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序幕-驚嚇的耶誕前夕

2011年12月24日,我的「自律神經失調回憶錄」選擇這一天當做回憶故事的起點。因為這天本應該是歡樂的耶誕前夕,然而,非常意外地,不但不歡樂,還成了惡夢的開始,同時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,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轉捩點。

故事拉開序幕…

這天,答應了好姐妹陪她去辦房子過戶,早上10點左右搭上了火車。從鶯歌出發,才上車沒多久就覺得身體不太對勁。因為從小就有低血壓、低血糖的問題,所以手上總是會帶著一杯含糖飲料以備不時之需,只要一感覺不對,馬上喝兩口飲料就會舒緩。

但這次,喝了很多口都沒發生作用,著實讓我驚慌起來,怎麼會沒有用呢?症狀在短短幾秒內持續惡化,先是熟悉的頭暈、全身無力,眼前畫面開始縮小,緊接著是不熟悉的症狀,突然眼前發黑,像是看著快壞掉的電視螢幕,很多雜訊雪花,漸漸變暗,然後突如其來的窒息感、胸口像被重擊、心跳過快、手腳發麻、強烈反胃噁心。

我不知道一般人會不會直接倒地,我知道我很想,不過從小就常常處理身體的突發狀況,我知道絕不能倒在火車上,行進中的火車,無法送醫,若是錯過下車,下一站又要耽誤十幾分鐘。剛好火車到站,拼著最後一點力氣,衝下火車,一站上月台,迅速尋找站務人員,勉強舉起一隻手,引起他注意後,就放心地往地上倒。

PS.醫生說,在這種明明身體遭受突發的痛苦衝擊,應該要失去意識、無法思考的狀態,頭腦卻能冷靜地分析當下應作的決策,是一種解離狀態。

倒地後,我沒有失去意識,只是身體完全不受控制,連眼睛都無法睜開,也沒辦法回應。靜靜地聽著他們無線電呼叫,此時我反倒恢復了點平靜,分析著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  1. 含糖飲料沒用,所以不是血糖過低。
  2. 血壓過低?但是其他的症狀跟以往血壓過低快休克的感覺又不太一樣,多了很多不該有的症狀。
  3. 氣喘發作?也不是,根本沒喘,只有窒息感,卻沒有呼吸急促,事實上感覺像是忘了呼吸。

邊思考著卻又想笑,身體罷工,腦子卻沒停過,為什麼不乾脆腦子也罷工,昏過去,就不會感受到身體的痛苦了,整我嘛!

到了急診,稍微恢復了點,可以回應醫生的問題,顯然醫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開了放鬆之類的藥,讓我昏睡。昏睡前,打了電話給好姐妹,等我醒過來,她已經辦完過戶來看我了。

出了急診,姊妹提議吃點東西好了,免得我又餓過頭、血糖過低。走在三峽老街中,還是很虛弱,也沒胃口,隨便挑了間麵店,叫了麵,坐下等餐點,沒有幾分鐘,該死的,所有症狀又捲土重來!

勉強撐著,跟姊妹商討怎麼辦!

我:還是回家休息好了,去急診還不是讓我睡而已。

姊妹:嗯,那叫計程車好了。

我:可是老街裡沒計程車,走到大街上又好遠,我可能走不過去。

姊妹:那怎麼辦?

我:我記得前面好像有派出所,去那邊請他們幫忙打電話叫車好了。

我們以蝸牛的速度前進,每一步都很艱辛,每一步都讓我好想直接倒在地上,好不容易走進派出所,火速瞄準最近的椅子,二話不說,先坐再說。警察們楞了一下,姊妹說明了來意,警察打量著我,然後拒絕了幫忙叫計程車。

警察:你的臉色很差,都白成這樣了,還是去急診比較好

我:我剛剛才去過耶!我想回家休息應該就可以了。

警察:不行啦!我幫你叫救護車。

我:不是吧!又叫救護車?!一天坐兩趟救護車,進兩次急診???

姊妹:(苦笑)破紀錄了!

再次進了急診,同一個醫生,又開了讓我昏睡的藥,睡醒,仍然暈得亂七八糟,不過至少有計程車可以坐回家了。

回到家,才收到消息,在大陸的舅舅,早上過世了,也就是說,他過世沒多久,我就在火車上身體不適。我沒有要說靈異故事,只是太巧合。這一天,2011年的耶誕前夕,對於我來說,一點也歡樂不起來…

下一篇:差點上演急診室暴力,急診醫生難為

系列文章目錄:自律神經失調回憶錄

若是想訂閱追蹤本站最新文章,歡迎加入「Facebook」、「Google+」、「Twitter」,或是透過Email訂閱更新
《芳喵隨筆》新文章不漏接,簡單設定Facebook新功能

初衷只是紀錄與分享,默默地寫著,突然發現,寫作、分享、解惑,仍然是我最熱愛的事,曾經放棄了這些,竟由生病帶領我回到這條路上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