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點上演急診室暴力,急診醫生難為

在上一篇「故事序幕-驚嚇的耶誕前夕」中,從急診回到家後,我仍然頗不舒服,全身無力、食慾盡失,反胃感不斷。隔天,也就是耶誕節當天晚上,老公的朋友來訪,我癱在臥室床上無法見客。

他們在客廳聊天,我在床上卻越來越難受,兩邊鎖骨感覺緊縮起來,胸口像被壓住了,眼前畫面又開始不斷縮小、飄雪花雜訊,極度頭暈想吐,雙手臂和頭都發麻,甚至開始有沉下去的感覺。翻來翻去都無法緩解症狀,費盡力氣只能發出一點點聲音,好在老公聽見了,跑進來看我,我很困難的只能說出幾個字,「我很不舒服,要去急診」。

是的,接連兩天,第三次進急診。是的,又是同一個醫生,要不是痛苦得快死了,我臉上應該會有不只三條線。還好朋友有開車,不然又要上救護車。

醫生拿著病歷過來,臉上很明顯有「又是你」的表情!

醫生:怎麼啦?還是一樣的症狀嗎?

我:(點點頭)嗯,感覺更嚴重了。

醫生:你來急診的次數太頻繁了,之前有些病患也是這樣,我懷疑…你是不是有壓力、焦慮,很可能是身心症。

一聽到「身心症」三個字,一般人很自然,一知半解地認為是心理有病,老公和朋友顯然已經有點怒了。(因為我在家人朋友眼中,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他們無法把壓力過大、焦慮害怕這種東西跟我聯想在一起,更何況我是個家庭主婦,這些年恐怕是我人生中最輕鬆愜意的一段時期,怎麼可能壓力過大。)

醫生轉頭看到他們倆的表情,受到驚嚇,不知所措,似乎想要解釋,又怕兩個男人更怒,感覺很為難,都結巴起來了。

醫生:你們先不要生氣,這種狀況…..可能….,這樣一直來急診也不是辦法….

眼見情勢緊張,我覺得我老公已經快要對他怒吼了,搞不好會賞他一拳,趕緊給醫生臺階下。(現在急診暴力太多,難怪醫生會一臉驚恐,也真難為他了)

我:我念過點心理諮商,我對身心症有點概念,你可以直說沒關係,委婉繞圈子講不清楚的。

醫生:(鬆一口氣)我建議妳掛精神科門診。

我:那麻煩你幫我掛明天的門診,謝謝。

醫生迫不及待地離開,兩個男人仍然很怒,我也沒什麼力氣安撫他們,只能說先看門診,再做打算。

在急診睡了一覺就回家,依然沒有好轉跡象,只能期待明天的精神科門診了。

下一篇:我得了恐慌症?!

系列文章目錄:自律神經失調回憶錄

若是想訂閱追蹤本站最新文章,歡迎加入「Facebook」、「Google+」、「Twitter」,或是透過Email訂閱更新
《芳喵隨筆》新文章不漏接,簡單設定Facebook新功能

初衷只是紀錄與分享,默默地寫著,突然發現,寫作、分享、解惑,仍然是我最熱愛的事,曾經放棄了這些,竟由生病帶領我回到這條路上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。